当前位置 : 首页 > 图片新闻

第八届民营企业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顺利召开

编辑:admin 时间:2017年01月10日 访问次数:300

 

 01.jpg

    2017年1月7日上午,第八届民营企业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在杭州举行。本次论坛邀请了中国著名金融专家、中国银行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教授,做《中国2017年经济金融展望》主题演讲。550余名浙大师生、企业家学员、恒逸集团管理人员等参加了此次论坛。

    本次论坛由浙江大学、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主办,浙江大学恒逸基金管理委员会、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高级培训中心承办。

02.jpg

    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史晋川教授、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胡远华女士,分别在论坛上致辞。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高级培训中心主任叶宏伟主持了本次论坛。

    史晋川教授首先致辞,他介绍了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恒逸基金的情况,指出中国民营经济可持续发展论坛由浙江大学恒逸基金出资主办,其目的是针对我们当前的经济金融形势,结合民营企业发展进行对策性的研讨,旨在提高民营企业家的经营管理能力,推动民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至今为止,论坛已成功举行了七届,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好评,并且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也期待通过本届论坛能为在座的民营企业家和学界同仁在今后的发展当中能提供新的思路。

03.jpg
史晋川教授致辞

胡远华副总裁在致辞中表示,浙江恒逸集团与浙江大学合作的浙江大学恒逸基金自2007年第一次全面合作至今,已经走过了整整十个年头。在此期间,对于浙江大学恒逸论坛一直寄予厚望,希望借此进一步推进我们浙江大学民营经济研究的发展,为民营企业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为推动浙江民营经济的创新发展出一份力。浙江恒逸集团和浙江大学有信心和决心将这个基金持续良好地运作下去,为浙江民营企业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04.jpg
胡远华副总裁致辞

 

【论坛回顾】

07.jpg
巴曙松教授做主题演讲

巴曙松:2017是一个转折年,是迎接充满不确定性的投资年份

    中国银行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教授,在论坛上做《中国2017年经济金融展望》主题演讲。他从川普当选对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的影响谈起,指出2017是一个充满动荡的年份,是一个转折年,是迎接充满不确定性的投资年份,世界主要经济体政策变化最大的一年,异乎寻常与超出常规的市场波动为主要特点。而中国经济总基调是“稳”中求“进”,经济转型升级是主线。

 

川普当选:力推去全球化,中国这样内需市场大的经济体受冲击度相对小,但要做好预案

    川普当选,与中国直接相关的是人民币,他要宣布人民币作为受操纵的货币,大幅地增加中国商品的税收。虽然目前人民币不满足美国财政部列出来的三条受操纵货币的标准,但它可以改标准。因为美国目前的很多内阁成员对中国是比较强硬和敌对的,所以,不要低估将中国列入受操纵货币直接导致贸易摩擦加大的可能性。

   川普所力推的去全球化,其实受冲击大的是一些小经济体,它的内部市场小,依赖出口。对于中国这样内需市场大的经济体受冲击程度相对小,但当国际市场出口受到冲击的时候,内部需求如何放开,来激励民间资本,政府要做好预案,企业也要做好预案。

 

全球经济:2017年是充满动荡的年份,世界主要经济体政策变化最大的一年,异乎寻常与超出常规的的市场波动为主要特点

    货币宽松走向极限,市场和政策面都转向对财政政策的期许,从而提升通胀预期;财政政策一直被寄予厚望,却迟迟难以行动,背后是全球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高债务使得财政政策的空间有限;短期来看,欧美日经济景气度均呈现回升态势;川普当选进一步强化对积极财政和通胀回升的预期。

    2017是一个转折年,是迎接充满不确定性的投资年份,是世界主要经济体政策变化最大的一年:美国新总统的新政策博弈,欧洲在英国脱欧后的新变数,意大利、法国与德国的先后选举,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等变数更大。2017年充满动荡的年份,异乎寻常与超出常规的市场波动为主要特点。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总基调是“稳”中求“进”,核心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的2017年总基调是“稳”中求“进”,从“稳”来看,总量稳增长已有所淡化,更加强调结构上防风险;“进”体现各领域改革“加快推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好各项工作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是这是整个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文件的核心的一句话。

    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有效,预算安排要适应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低企业税费负担、保障民生兜底的需要;

    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

    去产能:继续推动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要防止已经化解的过剩产能死灰复燃,同时用市场、法治的办法做好其他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去产能工作;

    去杠杆: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要支持企业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股权融资力度,加强企业自身债务杠杆约束等求实质性进展;

    房地产: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基础性制度和长效机制。要在宏观上管住货币,微观信贷政策要支持合理自住购房,严格限制信贷流向投资投机性购房;

    防风险: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2017年的中国经济:延续2013年以来新常态,房地产投资探底,制造业投资触底企稳

    中国经济进入结构转换期,面临经济增长新动力的形成和旧动力的逐渐弱化。短期中国经济的触底取决于:高投资(基础设施、房地产和出口带动)的触底、去产能到位(受制于国企体制)、培育新的动力(生产性服务业,与居民消费升级相关的产业、制造业中的新技术,以及机器替代等产业转型升级,网购等新的增长点)

     2017年的中国经济的流动性扩张受制于地产杠杆下降,过去人民币升值阶段,M2每年的增量中有40%来自于外汇占款的贡献,外部流动性的扩张可以同时推动股票和地产上涨。目前外汇占款持续负增长,M2增长完全依靠信贷和债券投资来实现,而最主要的融资需求都来自于地产销售和投资,居民按揭贷款和房地产开发贷款对M2的贡献从12年的10%上升至目前的30%以上。也就是说,没有地产的繁荣,货币难以持续象前几年那么高速的扩张。

    2012年至今,制造业投资持续下滑,2016年中至今呈现触底企稳走势。总量上,制造业正走出通缩,有助于信心恢复和投资回升;结构上,12年的过度投资已相继投放,过剩行业下滑空间收窄;TMT等新兴产业和新兴动能投资保持高增。

   面对这样的投资,2017年经济的政策,第一是希望制造业站平慢慢改善,不再往下走;房地产加大基础设施,对冲房地产的回落。所以,促进转型、促进供给侧的改革,是关键。

 

 06.jpg

来源:《第八届民营企业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会务组

报道:蔡冬珍(根据巴曙松教授现场演讲整理)

 

 


浙江大学恒逸基金管委会秘书处
2017-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