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经济研究动态

宗庆后的雄心:从西部到全球

编辑:作者: 来源:来源: 作者:作者: 时间:2010年05月24日 访问次数:1241

  

  从1994年到重庆兼并三家特困企业开始,娃哈哈就开始了自己的“西进运动”。 至今已在除浙江以外的29省市建立了100余家分公司,其中在西部贫困地区、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投资54亿元,建立了近60家分公司。今年刚刚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中国内地首富的娃哈哈董事长宗庆后,给记者详细讲述了娃哈哈的西部故事。

  国家号召西部大开发

  我们义无反顾地去了

  记者(以下简称记):早在1994年,娃哈哈就到重庆兼并了三家特困企业,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为什么没有选择建新厂的方式?

  宗庆后(以下简称宗):主要是因为政府号召我们去对口支援三峡。当时我们考察后发现,当地企业的条件确实比较差,很多工厂处于半停产状态,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考虑到建立新厂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很多工人都等着上班,所以我们就出资4000万元,兼并了当地三家特困企业,组建了娃哈哈涪陵公司,利用他们的旧厂房,增添了设备,立马开始生产。随着企业的不断发展,旧的厂房后来全部都新建了。新公司成立后,我们以成熟的产品、成熟的技术、成熟的市场,辅以雄厚的资金实力,使涪陵公司一举打开了局面,产值利税连年快速增长,跻身“重庆市工业企业50强”,同时安置了1000余名移民的就业问题,带动了当地运输及配套工业的发展。事实上因为当时是第一次在省外建厂,我们亦抽调了一些在杭骨干过去支援,当时企业内部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但是我们考虑这是国家需要,所以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

  记:娃哈哈的西部战略是如何的?目前推进到什么程度?

  宗:现在娃哈哈不仅在四川、重庆等地有生产基地,在新疆、云南、贵州、青海、甘肃、广西等西部各个省我们都有基地,去年我们又在西藏建立了西藏娃哈哈分公司。目前,外省公司产值、利税已占整个集团公司的一半以上。

  从目前情况看,我们在西部的发展还是比较成功的,主要原因是我们有市场,有产品,就地生产就地销售。当然,当地政府的支持亦很重要,而且他们亦很欢迎我们去投资,因为娃哈哈在各地都是龙头企业和利税大户,我们过去建设新厂,不仅能为当地解决就业、创造税收,还能带动当地包装、运输等相关行业的发展,进而带动当地经济发展。所以当地政府和群众对我们也比较信任。

  我的人生价值已经和企业价值绑在一起

  记:娃哈哈一直坚持“产业报国、泽被社会”的企业社会责任观,具体该如何理解?

  宗:我认为企业最主要的责任,就是要为社会创造财富,创造税收,创造就业,通过企业发展推动社会进步;其次要对自己的员工负责,要带动企业不断发展,让员工分享企业发展成果,使员工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再次就是要注意保护环境,不能损害下一代的利益。还有就是企业发展起来以后有实力了,要做一些慈善事业。但是我认为做慈善最重要的是要培育造血功能,因为光靠救济是救不富的,所以我们做慈善不单单是捐款捐物,更多的是在贫困地区、革命老区和少数民族地区投资建厂,为当地人创造就业机会,让他们勤劳致富。

  记:福布斯杂志今年将您评为内地首富,财富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您曾经透露个人年消费不超过5万元,是这样的吗?人生的价值在哪里?

  宗:《福布斯》的排行榜是根据企业利润和市盈率得出来的,更多的还是对我们企业价值的肯定,对我不会有任何影响。我既没有做房地产、开煤矿、搞资本运作去赚什么暴利,亦没有银行贷款,即使有财富亦是靠一分一厘积累起来的。对于金钱,我觉得财富到一定程度就不完全属于自己了,2000万元以上的财富对个人来说就没有意义了。像我的消费水平可能还不如下面的员工高呢!(说着他取下了戴着的手表)这个手表别人都以为是高级手表,其实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电子表而已。我一天三餐都在单位里吃,偶尔还睡在办公室,除了抽两包烟,喝两杯茶,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消费。而且人到了目前的地步,已经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体现人生价值、履行社会责任的境界了,财富仅仅是一个数字概念而已。

  对于人生价值,我认为每个人本性都是一样的,无私是需要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和精神基础之上的。比如我以前一个月赚28元的时候,自己饭都吃不饱,肯定不会考虑去做慈善事业,只想多赚些钱吃饱饭。马斯洛理论把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五个档次,依次由较低层次到较高层次排列。他说得很有道理,我现在就属于自我实现阶段。我一辈子就搞了这么一个企业,下面还有这么多员工跟着我一起创业,我的人生价值和企业价值已经绑定在一起,做好企业就是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谁合适就谁接班

  谁有能力谁接班

  记:作为一名浙商的杰出代表,你对浙商这个群体如何评价?他们成功的原因是什么?浙商要不要变?

  宗:我认为目前浙商整体水平还没有上升到足够高的层次。像我们这一代浙商以前都比较穷,穷则思变,所以很多人亦具有艰苦奋斗的精神,能吃苦耐劳。但是大多还属于“小打小闹”,真正做大的没有几个。比如现在有一些人把资金用到投机炒房上面,而不是真正用于发展实业。我认为这样下去会使得制造业停留在落后水平。此外,钱来得容易,去得也容易。这些钱不进入实体经济,而是一直在虚拟经济里,对就业没有好处,对经济发展没有好处,最终亦不利于老百姓收入的提高。前段时间有不少浙江制造企业出现困难,我认为很多并不是因为经营问题,而是因为把贷款投入到股市、楼市,结果资金出现问题,企业就支撑不了。这里面,说到底还是因为制造业利润太薄,税费太重,企业的压力太大,再加上老百姓的消费能力不足,出口又受阻,市场又不景气,资金自然不愿意进入制造业。现在美国人已经在说要回归到发展实业,也就是回归制造业来解决就业,浙商可能也需要考虑转型升级,谋求更好的发展。

  记:作为第一代浙商的杰出代表,你对第二代浙商有什么建议?在衣食无忧中成长起来的第二代能不能成功接班?让子女接班是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

  宗:对于接班问题,我认为任何人都可以接班,管理层接班可以,子女接班也可以,这还要看子女是否有兴趣来接班。现在很多第二代都是在国外留学的,他们的思想观念、文化等都会有变化,他们可能也会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去发展。我认为接班问题,谁合适就谁接班,谁有能力谁接班,子女承接的是你股东的权利,而不一定非要去管理企业。

  大浪淘沙,企业优胜劣汰也是很正常的。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最终能存活下来的企业都是佼佼者。这个社会在不断进步,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比一代好才行。我认为要让第二代成功接班,一定要教育好、培养好,要让他们从基层干起,多吃点苦,只有熟悉企业后,成功接班的机会才会更大一些。不过现在的第二代大多做不到,毕竟父母都想子女过得好一点,再加上年轻子女独立自主的观念很强,要求过分严格可能还会造成矛盾呢!

  (本版资料图片由娃哈哈集团提供)